我的表姐,她的丝袜

来源:www.7dapei.com作者:Alisa笔名:撸撸娃

导读:只看小云姐穿着一身她们银行黑色专业西装,下面是一条西装裤,脚上穿一双盖脚面的黑色高跟皮鞋。虽然和我预想的不太一样,但是不能急于说出自己的要求。先勉强的照了几张。随后我借口不太好看,要求姐姐找一双漏脚面的,穿上丝袜。

之前说了我的我们家保姆的事之后,越发有一种想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的冲动,今天就说说我和我的表姐之前的乱伦之事。

因为我在我家这边,还有我母亲娘家那边我都是最小的,也养成了我在性启蒙和性成熟阶段喜欢大姐姐的心理。 今天要说我的这位表姐是我姨妈家的姐姐。姨妈家有两个孩子,因为大姐比我大好多差不多有二十多岁,故此不提,主要是提一提这位二姐小云姐。小云姐比我大10岁。从小模样就好,乖巧可爱,我的几个姨妈和舅舅都特别喜欢她,因为姨妈家没有男孩,所以我就深得姨妈和姨夫的喜爱,我的这位小云姐也特别喜欢我,从小就带我玩。现在我回想起来,发现我从小就对女孩的脚有特殊的迷恋,现在叫恋足,小时候小云姐经常在我面前晃着她的一双小脚,问我"姐的脚好看吗",我就会傻傻的回答"好看"。

偷拍的公交车男女不雅龌龊行为!

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一般男孩都会对自己家的女人们产生性幻想,小云姐也不例外的成为我的性幻想对象之一,但是也就只是幻想,没有机会付诸实际。等我上初中的时候小云姐结婚了,和她的高中同学,姐夫对小云姐也特别好,家境也不错,好像是开厂子的,挺有钱。谁都为我的小云姐找到这样的一个归宿而高兴的时候,姐夫在结婚两年的时候,孩子宝贝儿子刚才出生的时候,因公殉职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家措手不及,小云姐也一天天的憔悴下去,本以为这么一个弱女子会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就连姐夫的父母也对表姐说,然她在找一个,毕竟还年轻。但是表姐回绝了,说要自己把孩子抚养长大,也是给姐夫一个交代。

本来我不会与这位坚强的表姐有任何的交际了,性幻想也就存在于性幻想了,但是事情该发生了还是发生了。就在我大学毕业那年开始。

我大四那年顺利的进入到家乡的电视台,期初还没毕业按实习待遇。因为家里单位有点远,我就开始吵吵的要在单位边上租房子,但是父母说什么也不同意,怕我没有管教了。这时候表姐和姨妈就提出让我去表姐家住。表姐住的是姨妈之前的房子,就在我单位边上,步行去单位不到十分钟。父母当然高兴了,说有表姐看着我,我肯定干不出什么坏事来。其实我也高兴,又能亲近我的小云姐了。所以我一口答应了,两天之内就半从大学寝室搬到了表姐家。

在这里我要先介绍一下我的小云姐。虽然已经是孩子妈妈了,但是毕竟结婚早,我搬进去的时候才三十刚出头,小外甥也刚刚念小学一二年级(我实在记不清了)。小云姐身高差不多有165左右,皮肤有点黑,但是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光滑。身材特别好,虽然是孩子妈妈,但是身材跟没结婚的小姑娘有一拼。因为长期在银行工作,气质也很好。 之前说了表姐家是姨妈之前的房子,是一大家子人一起住的大房子,三居室,因为表姐的境遇,姨妈就把房子给了表姐——小云姐。小云姐自己住一间主卧,小外甥自己一间,我来了就自然住另外一件比较大的。期初我还担心会给小云姐添麻烦,但是小云姐从小就喜欢我,我来她自然高兴,小外甥也更是高兴了,总算有人能陪他玩了,还有小云姐的意思是我能随时辅导外甥的功课,尤其是写作。 打破平静内心的一天

日子一天天的过,我与小云姐也相安无事!但是有一天却改变了我的内心平衡。 我记得十一假期刚过,我也顺利的转正(但是合同没下)。接着我的工作量也加重,需要写的稿子和要做的片子也越来越多。领导开恩,允许我可以在家完成,我就顺理成章的不用去单位,在家安静的创作了。 记得那天,我在家写稿子,小云姐上班去了,外甥也上学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有写作经验的人会有这样的体会,写作遇到瓶颈的时候,是怎么想也写不出来的。于是我就放弃了写,翻开自己珍藏的岛国爱情动作片看,也算是解解闷了。那时我正处在性生活的空档期,没有一个性伴侣,只能靠这些片子打发。之前我说了我是一个十足的恋足者,所以我存的片子多数都是丝袜和足交的居多。看了一会自己身体有点燥热,我就起身找水喝,经过小云姐的房间,(小云姐对我从来没有避讳,我自己在家的时候,她的房间从来是不关门的)她的房间是主卧,而且还有一个大阳台,我突然发现阳台的晾衣架上晾着几双丝袜和内衣。我的目光直接落在丝袜上。我在这里介绍一下小云姐,她在银行工作,天天都穿制服,高跟鞋当然少不了丝袜了。肉色的黑色的,长的、短的不少。

当我看到,小云姐的丝袜在那里随风摆动,就像是信号旗在那里朝我招手一般!我当时心里就想,我怎么就忽略了小云姐了呢!因为是性生活的空档期,加上刚看过岛国动作片,下体瞬间撑起了帐篷,我也身不由己的朝那几双丝袜走过去!咽了一下口水,伸出我的那双罪恶的手,拿下了晾在晾衣架上的丝袜。我先拿下一双肉色短丝袜,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但是因为是洗过的都是洗衣液的味道,但是也不错了!我的下体已经快爆炸了!我又拿起一双连裤黑丝袜,还有点水没全干。那这这两双丝袜,我也没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在小云姐的床上,一边讲短丝袜含在嘴里,一边拿着黑色的连裤袜套在已经青筋暴露的阳具上,使劲的套弄,而脑子里也不由自主的幻想折和小云姐云雨的情景,一会马眼有点麻麻的,我赶紧将黑色连裤袜退下来,生怕精液射在丝袜上,单腿跪在地板上,使劲的套弄,临射的时候嘴里还低吼这小云姐的名字,射了一地!

事后赶紧我没有失去理智,赶紧打扫战场,擦地板开窗户放放味道,然后检查丝袜,黑色连裤袜上面有点阳具分泌的液体不多,短肉色丝袜上有我的口水,赶紧拿到洗手间洗了!因为黑色连裤袜本身就是湿的,简单的用水冲下就好了,肉色短丝袜洗完了也很快就能干。最好善后工作之后,我继续回到房间写作。晚上小云姐回来,啥也没有发现。

从那以后,我只要单独在家,就会找机会拿出小云姐的丝袜,好好的爽一翻。随着天气的一天天的转凉,小云姐的丝袜也消失了,变成了棉袜,我是很不喜欢棉袜的。有一天我就趁着我独自在家的时候在家里翻箱倒柜的找姐姐的丝袜,最后让我发现了,原来在我的房间衣柜里。有人会问我,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这里要交代一下。小云姐家是姨妈的老房子——三居室,也延续了姨妈之前住时候的装修风格,就是主卧没有衣橱,衣橱就在我现在住的这个房间。所以小云姐将入冬不能穿的丝袜也就顺理成章的在我的房间里的衣橱里,当然肯定是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收拾进去的。

自从找到这一大盒子各式各样的丝袜之后,我就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兴奋得不得了,当天就拿出一双丝袜疯狂的自慰,但是还是不敢射在丝袜里,临射的时候把阳具拔出来,射在地板上。有些时候我也会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拿出姐姐的丝袜,躺在床上,幻想着小云姐跟我做爱的场景自慰,有些时候也会射在丝袜里。最后我都会在没人的时候自己洗干净,拿吹风机吹干,放放味,再放到盒子里。我的这些举动从来就没有被小云姐发现。

这期间我也看了不少关于乱伦的文章,加上那时候我已经和我堂姐有了乱伦的事实,只不过没有走到最后做爱的一步,所以和自己的姐姐发生特殊关系,已经在我的生活中变成了常态,而小云姐也就顺理成章的进入了我的猎艳范围,每天也幻想这有朝一日和小云姐来那么一场抛弃伦理的疯狂性爱。

等到事情真的到来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些时候,小说里写的那些,什么那某某的丝袜或者内衣自慰,被发现了,最后发生了乱伦性爱;或者上面的精液被发现了,随之也发生了乱伦性爱,我觉得这些都只能是出现在小说里,现实中不会那么富有戏剧性的。我也一直在等待着,在等待中欲望就更强烈。 表姐你做我模特吧

这段时间,我又恢复到了之前风流快活的日子,通过工作之便,认识了不少模特,参加节目的选手,从中我也发掘了几个半固定的炮友,没事在她们身上发泄我的兽欲,每次和她们滚床单的时候就会想起小云姐。正当我不知道如何开口,或者说是如何对小云姐暗示的时候,一件小事帮了我的忙。

还是那一年,已经入冬,一纸聘用合同到了我的手上,从毕业入职,到半年后正式下合同,我算是有了梦寐以求的编制了。高兴之余,老爸老妈也送了我一件我一直想要的礼物,单反相机。虽然是佳能的单反入门机型500D,但是在当时大部分人还是使用数码卡片机的时代,我这个小单反属实风光了一下小。业余生活我就没事拿出去拍一拍风景、街景什么的,好不快活,偶尔也学学色情网站上和我的那些床友拍一些云雨的照片。

已经是寒假了(我已经不能再拥有寒假了,但是小外甥有),而我小云姐的故事就开始在这个寒假。小外甥照例回他的爷爷奶奶那里过寒假,家里就剩下我和小云姐两个人。在这段时间里,我几乎天天鬼混到深夜,平时我俩基本上都不怎么说话,原因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天天在家里打腹稿,而小云姐看我不支声她也不好和我说些什么!

记得有一天,周末。我头一天玩到很晚,所以起床也就很晚,快中午了才起床。是小云姐叫我起床的,叫我吃中午饭。吃饭的时候小云姐说:"老弟一会求你一件事。"

我说:"啥事啊?"

小云姐:"我新买了一件大衣,你帮我拍几张照片呗!发到空间里。"(当时还没有微信朋友圈,微博之类的,只有QQ的空间)

我当时没多想一口就答应了。快速的吃完中午饭,小云姐进屋换衣服,我调试相机。一会小云姐把房屋门打开了,叫我进去拍照。小云姐买了一件黑色的羊绒大衣,里面她自己配了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下面穿一条紧身的黑色羊绒裤,白棉袜。期初我照了几张,感觉不是很好。就说:"姐,你有靴子吗?穿上吧!要不高贵的大衣,露这白袜脚不太好看!"

小云姐招办了,穿上她也是新买不就的高筒靴,这下有了感觉,我一连照了好几十张。事后小云姐审查一下,还夸我照得好。我自然要夸我自己一翻,毕竟我是专业的啊!我突然脑子里闪现出一个邪恶的想法,我可以用拍照作为我的借口,一点点的完成我的罪恶的想法。

我鼓起勇气对小云姐说:"要不小云姐你做我的模特吧!"

小云姐:"为啥啊?"

我说:"毕竟我之前都拍风景的,照人还是新手,姐你形象气质都挺好的,就当帮弟弟个忙,做我的模特。"

小云姐爽快的就答应了,她还不知道我内心的邪恶想法。

从那以后,只要我俩都有时间,我就给她照相。姐姐有什么新衣服也找我给她照。我这个人有点小火慢工的意思,有可能是性格使然,凡是不急于求成,就连我和的堂姐也是酝酿了那么多年才一步步的发展的,但是那也是我少不更事时的冲动,现在是两个成年人,所以要想促成乱伦之事,还得一步步慢慢来。 进一步的发展,还是从脚开始

这段时间,其实也就俩礼拜吧!我俩照了不少像。有室内的也有室外的。小云姐也夸我照人像的功夫越来越好。

一天,吃过晚饭,我又提出来照相了。但是我提出来要照她工作装的。小云姐很顺从的进屋,半个小时后叫我进屋。只看小云姐穿着一身她们银行黑色专业西装,下面是一条西装裤,脚上穿一双盖脚面的黑色高跟皮鞋。虽然和我预想的不太一样,但是不能急于说出自己的要求。先勉强的照了几张。随后我借口不太好看,要求姐姐找一双漏脚面的,穿上丝袜。小云姐也没多合计,跑到我的房间(之前说了,她过季的衣服和袜子都在我房间的大衣柜里)一会照我的要求穿上一双肉色的丝袜,和瓢鞋进屋。我让小云姐保持各种姿势(小云姐在我的调教之下,也学会了白各种半专业的姿势配合我照相)。 先拍了几张比较正经的,随后我动手将小云姐的一只高跟鞋不完全脱掉,而是让她用脚尖挑着鞋,翘着二郎腿,看着这撩人的姿势,我蹲在那里照相,下体明显肿胀了很多。随后又拖下高跟鞋,丝袜脚全暴漏在我的面前,姐姐躺在沙发上,这样我还能偷偷的拍几张足底。通过镜头,看着小云姐的肉色丝袜脚,就在我的面前,青色的血管在肉色丝袜的衬托下,若隐若现,那种感觉甚是美貌。说真的我真想冲过去,抱着小云姐的脚舔个够,然后将小云姐按倒就在沙发上操了她,但是我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我的冲动。毕竟还不知道小云姐的意思,这一切都很突然,我真怕出点什么事不好!我一直对自己说,这是现实,不是那些乱论小说里写的那样。一步步的来,不着急。有人会说我是慢性子,但是我的慢性子往往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收获。

而这个收获就在我给小云姐明目张胆的照脚差不多一个礼拜之后。那天是周末,我早就准备好今天给小云姐照丝袜脚了。没有什么啰嗦照完了。那天姐姐穿的是灰色的连裤袜,照的时候,我经常暗地里深呼吸,因为实在是太迷人了,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一直压抑这自己的感觉,实在不易啊!

等照完了,小云姐突然问我"你怎么老爱照我的脚啊?"

"谁让姐姐脚好看呢!好看的我都照!"因为小云姐问得突然,我赶紧找个理由搪塞。

"我看看你之前给我照的吧!"小云姐吩咐我(因为之前给她照的都给她看了,近期有脚的就没怎么让她看)

"好啊!"我当时就在想,不管了就今天吧!我察言观色,只要小云姐给我机会说出来,我就说吃来,豁出去了。 其实我能有这个想法也是几天前我和小云姐的一次谈话影响的。那是一次吃晚饭,我和小云姐已经不像以前不怎么说话了,什么都聊,聊工作,聊单位的同事。

"我看你最近工作挺累的吧?"小云姐关心的问。

"还行吧!也不是很累,大小伙子不能说累。"我一边吃一边回答。

"工作多,以后就少玩点。天天那么晚回家干啥啊?"

"年轻人呗。"

"有女朋友没?"小云姐问。

"没有"其实我说的是实话,我那些女的根本就不算是女朋友,只能算是炮友。

"小小年纪,别一天到晚就想没用的事。"小云姐开始说教起我来了。

"啥事啊?"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我隐约感觉小云姐在说我的私生活。

"别以为我不知道,上回给你洗裤子,兜里掉出来一个那玩意的包装袋"小云姐说。(我知道是说我用过的避孕套外包装,小云姐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你现在小不在乎,等上了年纪就知道了,不知道爱惜身体,还有找个好女朋友,姨和姨夫等着你赶紧结婚抱孙子呢"

"我懂了,我是成年了。再说了现在成年人哪有几个安分守己的啊!"我回答"对了,姐。姐夫走这么长时间了没有人追你吗?"

小云姐等我问完这话,神情有点落寞"谁能追我啊!姐岁数大了,还有你外甥。现在的男人都愿意找小的。"

"那…"我刚要问你不想吗?但是我没有问出口,毕竟我认为的时机还没有到。

好了扯了几句闲话,作为铺垫,现在进入正题。

就因为上述对话,我打定主意,就在今天。我带小云姐进我的房间,打开电脑,调出标记有小云姐的文件夹。里面全是给小云姐照的照片,是正常的。在小云姐文件夹里还有一个子文件夹,名字是绝密,我给打开了,里面就是给小云姐照的脚的照片。 "臭小子,还真照了我这么多脚的照片啊!多恶心啊!"小云姐有点责怪我。

"一点也不啊!你看你的脚,37码的不大不小正好(偷偷看过她的鞋码)而且不胖不瘦的,脚趾还这么齐。多好看啊!"我大加赞美之词。我一边说一边翻看着照片。小云姐肉色的、黑色的、还有几双灰色的丝袜脚在电脑屏幕上一一展现,脚底,脚背,全景展现,还有几张大特写,连丝袜纹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我之前在我家保姆身上使用的那一招来。

"姐,你不懂。这叫局部模特拍照,现在可火了。"然后我把电脑里隐藏的恋足照片给小云姐看,期初还是一些比较正常的丝袜脚的照片给姐姐看,毕竟是自己家人还是有顾虑的。

"小弟,你不会是恋足癖吧?"小云姐突然开口问我,一下子让我措手不及的。

"姐,你怎么知道的有这词的?"

"我可是过来人什么不知道啊?在新闻上,网上还有我们单位那帮老娘们嘴里不都能听到吗!之前你给我照相照脚我就有点怀疑了。小弟,你可别像新闻里说的那样,当街要人袜子,偷袜子什么的啊!"

"那种变态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我还有洁癖呢!"我赶紧辩解。

"你拿过我的袜子没?"小云姐突然问。

"没有绝对没有。"我矢口否认,这点绝对不能让小云姐知道,我真不知道我要是承认了,会是什么结果。

"那还行"

"姐,那你知道了我恋足,你还让我拍吗?"我有点顾虑的问。因为小云姐点破我实在是让我措手不及,我也有点害怕这么早被发现,以后怎么进行我的计划啊!赶紧战战兢兢的问姐姐,这个照相可是我俩静距离接触的关键啊。

"没啥不可以的。你只要不做变态的事就行"小云姐爽快的答应了。 "其实我挺好奇的,恋足的人要人家袜子干啥啊?你这么干过吗?"小云姐出于好奇问。 就这机会来了。

"我给你看看吧!"我赶紧将电脑里另外一个存有舔脚和足交的图片文件夹点开。"有时候他们都干这个。"豁出去了。

"不嫌臭啊!"小云姐看着舔脚的照片说"你也这样?"

"他们我不知道,我是嫌弃的,我有洁癖"我点着图片,一点点的画面的色情程度逐渐升级,足交的图片出现了。

"这都是什么啊?不看了。"小云姐有点不高兴了。我准备下手了,死就死了。

"姐再照几张吧!你今天既然都知道了我的秘密,姐姐你还允许我继续拍,那今天再给我拍几张吧!"

"真拿你没办法。"小云姐笑着说。"怎么照?"

"姐你拖鞋上床吧!"因为刚才小云姐一直是坐在我床边跟我聊天的。

小云姐也没多想,拖鞋上床。我拿着相机,这回就明目张胆的拍她的灰色丝袜脚,因为本人喜欢足底,就没完没了的拍足底,时不时的还用手碰触她的脚,摆造型,还不时的挠一下小云姐的脚心,惹得她大笑。我这么做的时紧张的是口干舌燥的。因为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一点点的卸下小云姐的心理防线,为了一会下手。

后来,我开始有意的抚摸着小云姐的脚。到现在当回忆写到这里的时候,我还有一些激动呢!随后我拿着相机跪在小云姐脚边,而我的眼睛也不从取景器里看小云姐的脚,而是直视着她的脚。 "我记得小时候,你还问过我你的脚好看吗?从那时候起我就特别喜欢姐你的脚。你看你的脚不胖不瘦的,脚趾还挺齐的,脚底没有任何的老茧,真是完美。"我一口气说出来了,然后我将小云姐的脚,相叠的放在一起,其实那时候能这么做没有任何的用意,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意想不到,这样的话,我要是做一些过格的举动,她不会马上抽回自己的脚。 "脚多脏啊?"小云姐说

我又把鼻子凑上前闻了一下"你看还一点味道都没有,多干净啊!姐你的脚最干净了。"说完这话,空气是静止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会知道彼此会干些什么。 "今天就不拍了,回房间了。"小云姐要抽回自己的脚。

我那哪能放过啊,好不容易来的机会,一把抓住她的脚"就这个姿势,别动,最美了,再拍几张。"我赶紧拿相机装模作样的拍几张,而我明显感觉小云姐有点顾虑了。拍了几张之后,我突然问了一句"姐,我想亲你的脚。"我问完这话就想狠狠的打自己俩耳光,这话简直就是废话,这么问谁会同意啊?这不是明摆着我要强奸你,你同意吗? "不行,我俩是姐弟,这么做不合适。"不出意料的小云姐反对了。

我死死的抓住她的脚,又把之前的那些话说了一大遍。还保证只亲她的脚,不会做其他别的过分举动,我不记得求了能有多长时间。也可能是小云姐自己那么多年了,也需要一些刺激吧,最后她同意了,并跟我说就只能亲,不能做其他,也让我别多想别的,就这一次。一次就一次,我的想法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会有其他的发生。

得到了小云姐的默许,我慢慢的凑近了她的脚。轻轻的在她的脚掌部位吻了一下,我明显感觉到小云姐的脚颤抖了一下,接着我把小云姐的每个脚趾都亲了一遍。然后伸出舌头,在我梦寐以求的脚上,轻轻的舔着。脚掌,脚跟,脚趾每一处都细细的舔着,生怕落下一处地方。

"姐,我舔你什么感觉?" "有点痒"小云姐说话变得轻声轻气的了"真搞不懂你为什么会舔脚"舔脚两个字,她说得更轻了。

我接着舔,捧起一直脚细细的舔,还用牙齿在脚跟和脚掌肉肉的地方,轻轻的咬,还将小云姐的脚趾含在我的嘴里,她的丝袜基本上已经被我舔湿了,到处都是我的口水。我用余光看小云姐的时候,她明显闭上了眼睛,胸部因为呼吸急促,一起一伏的,她也在享受我的服务。 当我沿着脚跟往上舔的时候,她制止了我"今天就到这吧!"

我也懂得见好就收的含义,不能做的过分,不然真的就没得玩了。我只好放下小云姐的脚"谢谢姐。以后还能让我照吗?"我不放心的问。

"我想想吧!今天的事不准跟任何人说知道吗?"小云姐临走的时候嘱咐我。 我回应了一句之后小云姐离开了我的房间。刚才激动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在她回房间之后,我狠狠的手淫了一把,把压抑依旧的精液统统的射了出来。 本以为有了第一次就有会第二次,可是第二天起来,小云姐有意无意的在躲着我。就连我跟她说要拍照,她都说没时间。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了,生气我当时为什么那么冲动,也生气为什么我不继续做一些别的,更生气的是,既然让我舔了,为什么有阻止我,这不是玩我吗?

那段时间,我和小云姐开始了一段时间的冷战,心情的低落可想而知。我当时没有任何的办法,也找不到任何的借口去和她说话。心情的低落,工作也就出错,这是常理。于是我开始了疯狂的举动(不是你们想想的那种对她强行进行一些事)而是找朋友喝酒,喝大酒。天天醉醺醺的回家。而这种举动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记得过了能有两个礼拜了,日子已经进了腊月,快过年了。这天是周日,前一天晚上和同事出去喝酒到很晚,中午才起来,起来的时候看见小云姐已经把中午饭做好了。 "赶紧把饭吃了,要不胃受不了。"小云姐这是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和我主动说话。我答应了一声坐下来,静静的吃饭,不是不想和她说话,只是头真的很疼。因为喝的多,胃不太舒服,没吃几口就不吃了。起身刚要走。姐姐把我拦住了。 "你昨天喝多少啊?"小云姐问我。

"不知道了,没数"我漫不经心的回答。 "你才多大啊就学会喝大酒了?你不要身体了?"因为从小就疼我,小云姐又开始关心我了"能跟我说说为什么吗?工作不顺利?"我心理话说你不是明知故问吗?还把工作扯出来了。

"是有点"我还是那种态度回答。 "工作怎么了?" "提不起精神来?" "怎么了?" 得了既然到这里了我就痛痛快快的说吧"还不是因为姐姐你吗?上回舔你的脚之后你就躲着我,连拍照都不让了,我就害怕姐姐以后不搭理我了,心里有心事,工作就做不好,让领导骂,只能借酒消愁了。" "你啊,说你什么好呢?这么大了还是像个孩子似的。我只是有点乱而已,以后别这么玩命的喝酒了,工作也好好做,知道吗?这工作来的不容易。"小云姐说。 "那你就是同意了?同意我照相了?"我顺势就问。 "拿你没办法。"小云姐也被我气乐了。 "那就现在吧!"我赶忙进屋拿相机,也不顾自己头疼的厉害了。

又能照小云姐的脚了,我真的很高兴,这回各种角度照了好多,因为小云姐已经知道我恋足的隐私了,我也不避讳,中途还让她换了一双我比较中意的黑色丝袜,虽然是兴奋,但是因为宿醉的缘故,有时候一起身还会头晕眼花。可是这跟小云姐的脚比起来,那就不是事。 当我再一次的捧起她的丝袜脚的时候,我又问"能亲一下吗?",问完我又自己跟自己较劲,怎么又没记性,生怕姐姐不同意,这一切又都白费了。 "真是败给你了,记住下回别问我。"小云姐也是无奈,但是这句话就是默许我了,接着她又对我说"保密。" "我一定保密的。"我赶忙做发誓的姿势。 我就像得到了冲锋号的士兵一样,捧起小云姐的黑丝脚,伸出舌头,开始舔起来。熟悉的味道,久违的触感,一股脑的随着我的舌头,我的嘴传遍我的全身。因为太喜欢姐姐的脚了, 有好几次我都是发疯般的舔舐,还有就是轻咬,闹得小云姐发痒,向我求饶,我还将自己的脸埋进小云姐两只脚掌里,来回的摩擦,而她只有静静的看着我这么做。

后来舔累了,我俩都停下来,我明显看到小云姐呼吸有些急促。还是那句话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俩就各回各的房间。因为宿醉,我倒在床上就睡着了,梦中,我梦到了和姐姐足交,做爱。 足交只是起点

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要舔小云姐的脚,因为快过春节了,我俩都没有了休息日。但是每天舔脚是必不可少的,就像是学生每天的作业,企业员工每天的例行打卡一样。这样的舔脚持续了一个多礼拜,在这期间我和小云姐的感情也增进了不少。她还问了我不少关于恋足的问题,期初我给她解释的时候还是点到为止的,到后来我就有目的的勾引她,怎么具体怎么说,同时还给她看了不少岛国的恋足片给她看,尤其是足交的片子,有好几次我给她看足交片的时候,就暗示她给我做足交,小云姐就语重心长的跟我说,我俩是姐弟,舔脚已经超越了这层关系,这是底线,不能破之类的话。我全当这话是耳旁风,因为我有经验(和我堂姐也是经历过这些的)

看足交的片子,起初小云姐还是不太适应的。但是,足交片一般都不会单纯的足交,都会有一些口交和做爱的镜头,每当看到这些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小云姐呼吸有点急促,也会尽快的让我关掉视频。我感觉进一步发展的时机到了。 然后我腊月二十八就回家了,因为要回家过年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没有寒假的春节,也是我参加工作以来第一个春节。那时候还是腊月二十九半天假,大年三十开始休息七天的春节长假安排,我们单位只要是将春节的工作提前做出来,就可以提前回家。临走的时候,小云姐还在上班,我给她打个电话说我回家过年了,在电话中,我能听出小云姐有些失落,毕竟自己一个人吧!我真想早点回来陪姐姐。

我们几个刚到单位的年轻人,被要求和老同志们抽签春节假期期间值班,我抽到了初五那天上午,所谓值班就是一个部门出一个人,在办公室呆三个小时左右,等下午接班的人来了就可以回家了。起初我还是不太愿意的,但是没想到这次抽签,让我终身难忘。 因为是我工作的第一个春节,全家都很高兴。又是串门,又是请客的几天好不热闹,当然还去了姨妈家,见到小云姐的时候我俩都很正常,没有什么尴尬。妈妈当然要谢谢姨妈和小云姐对我的照顾,说我给她添麻烦了。小云姐也说了我不少好话,说我工作认真什么的,还教我小外甥功课。记得在吃饭的时候我还在桌子底下用脚去碰小云姐的脚,她不好意思的狠狠的踩了我一脚,用眼睛白了一下。在饭桌上我有意无意的提出我初五要回去值班,言外之意就是个小云姐听的,意思是"那天我有可能会去。"

到了大年初五那天,我早早的回到办公室和同事们侃大山,时间过得也挺快,感觉不到一会就到了接班的时间。同事们相约去喝酒,我说我家里有聚会就走了。临出门我给小云姐打个电话,得到的信息就是小云姐这天也在家,我真的是高兴坏了,赶紧快速的来到了小云姐家。 这天小云姐在家休息,没去姨妈家,也没去姐夫的爸妈家,就让小外甥在爷爷奶奶家呆着吧!我能理解,毕竟姐夫已经走了,她也不太想回去,睹物思人吧!再次看到小云姐,虽然才隔了几天,但是还是很激动的,聊了一会之后,我根本就没有任何预兆的,捧起小云姐的脚开始舔,因为之前我俩已经舔过无数次了。 "看你猴急的样子"小云姐被我这突然的举动惊着了,但是也没有拒绝我。 "想死弟弟了。"我一边舔一边说。因为没有提前做伏笔,小云姐在家穿得很随便,穿的是棉袜,我不太喜欢棉袜,但是也对付了。舔了一会,我说"姐你换丝袜吧!"小云姐戳了我头一下,就去我的房间换丝袜,我跟在后面,因为比较着急,她就直接换的肉色短丝袜。 刚换上,我就迫不及待的舔。好几天了没舔姐姐的脚了,真的很想,我用尽了我能想象到的各种舔脚方式,疯狂的把小云姐的脚舔个够,袜子都湿了。小云姐也有一些动情了,轻声的呻吟回应我。

我当时觉得该有所突破了,再不突破我真就是傻子了。我在舔一只脚的时候,我拿起小云姐的另外一只脚,放在了我裤裆上,那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小云姐的脚踩上去,真的好舒服,有可能是她太过于专注我舔她脚,没有反应过来还是自己也有些动情了,根本就没反对我这样做。 看到这些我激动的,把外裤脱掉,里面就一个层保暖衬裤,勃起的阴茎把内裤撑起好大的帐篷。当我要把保暖衬裤和内裤一起脱掉的时候,小云姐看到了"你想干嘛啊?" "姐姐,我憋得好难受,我想射出去。"我央求道。 "不行,咱俩不是说好的吗?"小云姐厉声说。

"姐姐我真的好难受,舔脚这么亲密的事情我们都做了,你就给我做足交吧!你看它已经快爆炸了。"我故意将阴茎漏出来,让小云姐看。我明显感觉小云姐为之一振,但是理智还是占上风的,一直在拒绝我。我也没招数了,继续舔姐姐,一边央求,一边将剩下的裤子拖到膝盖处,抓住她另外的一只脚按在了阴茎上面,用我手的力道,来回的蹭我的阴茎。 "好吧,你别这么弄了,我脚别着不舒服。"小云姐这话一出口,我就感觉她同意了,也是哪有女的会经得起这样的挑逗还不投降的。

x